您的位置: 山東省腫瘤醫院·山東省腫瘤防治研究院·山東大學附屬山東省腫瘤醫院【官網】 院士風采院士動態詳細

《齊魯晚報》刊載于金明院士隨筆:故鄉的小河

發布時間:2020-07-14 08:35:00本文來源: 閱讀次數:0

7月14日,《齊魯晚報》刊載中國工程院院士、我院院長于金明隨筆,現予以轉載,以饗讀者。


作者按:2020年6月23日,濰坊召開第二屆發展大會,邀請我們這些身在異地的濰坊人通過云端共敘鄉情、同謀發展。我有幸收到邀請,這勾起了我對往事的回憶和對故鄉的懷念。興之所至,提筆寫下《故鄉的小河》,紀念曾經的歲月。



故鄉的小河

于金明

忽然發現,我似乎老了,因為我已經忘卻了許多,但我卻清晰地記得三十年前那條故鄉的小河。

我出生在濰坊的農村,家鄉草屋的邊上緊挨著一條小河。我永遠記得,那藍天,那白云,那魚翔淺底的景色。農村的貧窮,讓孩提的我早早就明白“窮人的孩子早當家”的道理。祖輩務農的我,天生好水,每到秋夏的黃昏,總是一邊在河里洗澡,一邊琢磨能得到點什么,看著魚兒在水中嬉戲,期盼著“一舉兩得”。

忽然一條大魚從淺淺的水中游過,真是上帝的恩賜,我要開葷啦。可是,年齡太小,還不敢與那條大魚較量,情急之下用粗布上衣捂住那倒翻的魚兒,高興地帶回家。哈哈,這可是我的戰利品,明天我們全家就可以改善生活!

彈指間,我已離開故鄉三十載,其間多年的美國求學、工作拼搏,物質優越、舒適生活,卻已然淡漠。記得赴美歸來回家探親時,感慨頗多。遠在異地他鄉時,最想念的還是白發雙親,還有故鄉的小河。可真正重溫那鄉村的土炕,聽那蛐蛐兒唱歌,我卻失眠了。是不是因為沒有大大的落地窗簾,沒有軟軟席夢思的安樂窩?

我似乎明白了,我就像是一棵樹,雖然我的根深扎在故鄉的土壤,但我的枝葉卻早已融入了這城市的景色。

難道,我已經變了?



北京11选5走势图-官网直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