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醫院文化 >

離開時的那一笑

作者:郭瑞東   發布來源:三十五病區(神經內1科)   發表時間:2020-08-11 10:23:03
    每天迎著朝陽出發,披著夜色回家,雖然苦、雖然累,但是值得、開心,生活苦點累點沒有啥,老人常說,能干就是生活。
 
    年幼時,雖能聽,卻不懂,休息不好嗎?玩不快樂嗎?真想不明白為什么偏偏要干活,難道不干就不能活了嗎?工作了,來到了科里,明白了,為什么能干就是生活。
 
    “準備一下,*床要來個重病號,需要準備*****,病號一會就上來,大家做好接病號的準備。”在工作中,這是最常聽到的一句話,開始覺著這是工作,為了更好的接入急診患者,做好充足準備。隨后想想,這可能是一家的頂梁柱,倒下了。我們接的是患者,往往更是一家子的希望,他可能是位父親,可能是位孩子,可能是位丈夫,無論他是誰,他旁邊的人,定是滿臉愁容。家里人希望他,躺著來,走著出去。他的肩上是整個家的希望,家人痛苦,他,更痛苦。
 
    “護士,他什么時候能好啊!以后還能不能干活啊!”,聽著很冰冷,都這樣了,怎么還想著干活,這是什么家屬。然而,他有父母得照顧,孩子得養,不干活怎么養家,不康復怎么干活。看似冰冷,實則無奈。
 
    “阿姨,您放心,會好起來的,你要對他有信心”,這句話貌似是唯一合適的安慰語了,不是不想說,只是不知道該怎么說,更不敢說的太多,隨后只能將心中的那份祝福,換做一份微笑,喚起他們的希望。然而,你換來的是,一臉的無助,愁容。不是他們想這樣對你,而是被疾病所迫。我們能做好的,細心地照料,耐心的宣教,認真的核對,無誤的執行,并隨時帶著那希望的微笑。
 
    “大叔睡的怎么樣啊,早上的藥吃了嗎,有什么不舒服嗎,感覺有沒有好點啊,今天我上班,有什么問題跟我說就行”,加上微微上揚的嘴角,話說的不多,時間也不長,卻足夠了。時間長了,日子久了,慢慢的他就信任你了,這時,你便是他的希望。這需要你讓這希望更體貼,更接近,而不是高高在上,不是看似希望,實則渺茫。慢慢的他能下床了,讓他知道,希望就在手邊,扶著床邊走走,走廊溜溜,說句家鄉話,“你也是那的啊,我也是”。隨后開始康復了,讓他知道,希望就是再堅持堅持,鼓勵他再做一組,要求他再走一段,吐槽一句“離干活的日子不遠嘍”。
   
    “謝謝你們,我們出院了”,看看他那上揚的嘴角,感覺你就是那么的偉大。
   
    來時的一臉愁容,你用微笑激勵,用行動證明,用心工作,只為換來,離開時的那一笑。
?
關閉
彩神【官网】